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黄山风景区网站
妙笔绘云水 潇洒看人生
浏览次数:964作者: 杨现富   发布时间:2011-03-16

——访著名山水画家白靖夫

白靖夫,1943年生于黑龙江省泰来县。1965年毕业于哈尔滨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东西方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多次参加国内专业美术展览并获奖。1989年以来曾先后赴法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毛里求斯及中国香港等地举办个人画展,颇获好评。作品为人民大会堂、美术馆等收藏。出版有《白靖夫画集》、《白靖夫山水集》、《白靖夫彩色山水技法解析》。

`拿起画笔恣肆挥洒,端起酒杯来开怀畅饮,说起话来直来直去,为人处事爱憎分明。有人说他是大侠,有人说他像大炮。在这个是非越来越模糊的社会里,白靖夫就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名震东北的白先生退休后迁居北京,记者近日来到京城西郊一小区,和他面对面。

英雄问出处

1943年,白靖夫出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从识文断字、爱好书画的母亲那里,他受到了最初的美术教育。泰来是全国有名的画乡,散落在全国的职业画家就有三十多人,著名画家刘春华、吴团良、侯国良和张冠哲等皆出自泰来县。白靖夫说自己对绘画的热爱是骨子里带来的、顺其自然的事。

1961年是困难时期,全国许多美术院校包括中央美院、鲁迅美术学院都不招生,但白靖夫还是考进了哈尔滨艺术学院的油画系。他爱油画丰富的色彩和神秘的光感,在他看来,那简直就是绚烂而又捉摸不定的人生。四年之后,他毕业分配到黑龙江省农业展览馆,平时负责展览设计,业余时间就画些插图、连环画,收入还挺丰厚的。但他并不满足,一心想做一名专业画家。1977年,他终于如愿以偿,调入省群众艺术馆做起了专业画家,从那时起,直到退休,他再没有离开过这个岗位,他说,只要能让我画画,其他没什么可挑的。

在哈尔滨艺术学院,他学的是油画,直到今天,他最喜欢的依然是油画。但他坦言,自己是在中国画中找到自我的,自己的性情更适合中国画。这倒有点儿像婚姻,你最喜欢的未必是最适合你的。

侠客四海行

正是由于对中国画的热爱,白靖夫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是那么执著,并一次次给我们带来惊喜。捧读靖夫先生的画集,徜徉于他营造的彩墨天地,顿时被他笔下那山峦叠嶂,云海翻涌,瀑飞林啸的自然风神所震慑。恍然间,似乎看到了神烁清癯,寡言内敛的靖夫先生在山川云海间孤独求索的背影。

心纳百川,情寄四海。他用笔墨讴歌天地之美,醉心于祖国大好河山,常年忘情于山水之间。不光是白山黑水——大小兴安岭、长白山等让他流连忘返,黄山、华山、武夷山、黔东南……都留下了他写生的足迹。

1980年,省群艺馆组织画家去黄山写生,大大咧咧的白靖夫把车票忘在家里,误了时间落了单。第三天,他独自一人前往皖南。当时正值4月中旬,黄山阴雨连绵,云雾缭绕,人迹罕见,他说看见人都有些害怕,在悬崖边避雨差点滑跌下去。但却是画家写生的好机会,他在北海宾馆安营扎寨,每天怀揣几个茶叶蛋,步行数公里到西海写生。20天苦行僧式生活,换来两大本珍贵速写。

借古以开今

“借古以开今”是清代山水大家石涛话语录中的精辟之言,实质就是为传统开辟新的领域。继承创新,中西融合,白靖夫多年来苦苦求索。    

他双管齐下,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西方,把西方的“素描造型”、“平面构成”、“色调处理”、“空间透视”规律,甚至于把“原始造型”、“行动派泼彩”等手法融进自己的作品中,致力于现代与古典的相沟通,中西方法的相交融。在不断回归传统、又不断突破传统的过程中,引进西方现代艺术中的特殊表现手段,“为我所用”,加以改造、转化。

传统的山水画,一定要从实处、近处画起,要依照先勾、后填、再染的程序;而他,偏从虚处、远处画起,而且是边勾、边填、边染;传统的山水画,都是用“留白”空出、烘托出云水和天空来;而他,偏要把云水、天空画出来,因为那样才会空灵,才是自己的创造。

著名评论家贾德江先生对白靖夫赞道:笔精、墨妙,色调清润,大气磅礴,华滋浑厚,苍秀天成。其格局布陈近乎宋人,层峦叠嶂,骨体坚实,烟波浩渺,气韵飞动;其笔墨变化远胜元人,丘壑错综雄奇,植被丰茂多变,仿佛有一种精神闪耀在云蒸霞蔚之中。画中处处可见古人的笔法、墨法,有范宽的雄峻、王蒙的茂密、石奚谷的粗头乱服、石涛的纵横恣肆,也有黄宾虹的含浑无尽、张大干的彩墨辉映、陆俨少的缭绕萦回。然而,这一切又都若有若无,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它们早已被白靖夫的大手笔包孕其中并脱胎换骨,感觉到的却处处是弥漫于河山大地中的一片深情,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借古开今”的新风貌。

潇洒走一回

傅伯庚先生评价白靖夫的画是“大手笔,大气魄,大境界”,许多人深有同感。实际上,这概括了靖夫先生画作的风貌,同时也是靖夫先生性情的写照。认识他的人都说,靖夫先生为人为事豪爽而潇洒。

有人把绘画比作生命,而白靖夫却说画画不是自己的全部,生命中还有很多其他精彩的乐章。他认为“笔耕不辍”未必是好事。没有思想和灵感的创作,无异于是磨损生命,耗费时光,所以他绝不每日伏案。但凡得闲就与人对弈,黑白世界可谓泾渭分明,诡谲无常。不仅获得了妙出局外的乐趣,也从中感悟了世间万象的真谛;他爱读书,特别是读史书。他认为不读书会匮乏自己的思想,没有思想的作品不会有生命力;他善豪饮:“酒是五谷之精髓,没有酒又哪有诗,没有诗,画中还何有意境可言?”他的许多大画,常作于微醺之后。半梦半醒,才可挣脱束缚,超凡脱俗,

豪放不羁的白靖夫也吃了许多粗心大意的亏,忘记车票而晚点、误机是家常便饭。但他仍然“不思悔改”,我行我素。

哈哈,好一个潇洒的白靖夫。正如傅伯庚先生在《白靖夫彩墨山水》一书的序中所言那样:“一个画家应当既早觉、善醒,又能梦、常醉。早觉、善醒,方能透视人情物理,把握多味人生的真境实相,捕捉多变社会的本质规律;能梦、常醉,方能暂脱世俗,超凡跃进,从而深深坠入艺术和人生的某种妙境之中。”

皖ICP备05002294号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黄山书画院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