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黄山风景区网站
梦想不敌现实 成都“80后画家村”搁浅
浏览次数:865   信息来源: 卓克艺术网发布时间:2011-03-15

他们是有理想有激情的年轻画家,他们渴望自己的作品不随波逐流、不被市场束缚,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真正平等和自由的创作群落,可是他们经常囊中羞涩,经常为考虑到底是租4/平方米还是15/平方米的画室而头疼……记者昨日获悉,一个民间发起的组建 “成都80后画家村”的计划从去年筹备至今,由于面临场地难寻和资金困难等问题,不得不暂时搁浅,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种“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注定失败。

现状

“画家村”影子都没有

去年春天,川师大美术学院版画系大四学生祝二威和成都独立画家汤宇致力于组建西部地区第一个“80后画家村”。祝二威出生于1984年,汤宇是1982年生人,一直以来,他们致力寻找一批和自己同龄的年轻画家,大家住在一个地方交流和创作。在招募启事中,他们雄心勃勃地将“80后画家村”和北京宋庄、重庆501等艺术中心相提并论,为了招兵买马,祝二威还赴重庆招募,此事去年在本土美术圈曾一度颇受关注。

时过一年,这个规划中的草根艺术群落究竟怎么样了?昨日,记者联系到画家汤宇,他叹了口气说:“哎,别提了,这事基本上算暂时停了下来,因为我们面临的困难太多了。”随后,祝二威也向记者透露,“画家村”虽然已经招到了20多个画家,但这些“村民”基本上还是处于散兵游勇状态,现在并没有一个“村”能安顿这帮满腹激情的理想主义者。

困局

20个“村民”无家可归

祝二威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有三个:一是组织太松散。我们都很喜欢自由,整个村没有规章和制度,虽然经常在酒吧和工作室开会讨论画家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但大家意见有时很难统一;第二,场地不合适。其实我们要求很简单,就在成都市郊找一片地方,能租给我们每个画家人均100平方米的画室就行了,可是好的地方租金往往太贵(15/平方米),便宜的(4/平方米)又太差,我也考察过很多废弃厂房,但那里往往不安全,而且采光差;第三,资金窘迫。加入的画家往往刚毕业或仍在读书,每个月只有千元左右的生活费,而且很少人能卖出自己的画。”

理想

和前辈们“划清界限”

作为艺术重镇的成都目前有蓝顶、北村等有名的艺术家群落,可祝二威他们并不想在那里去寻找自己的理想。他说:“蓝顶的画室虽然很便宜,但那里成名画家太多;北村租金太贵,而且要受川音美院管辖,不自由,我们不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他说:“我们80后的画家和前辈都不一样,60后和70后的画家作品大多反映社会,而我们的作品往往表达独立的个体,因为我们受网络时代的影响太大。”他还表示,“80后画家村”就是要和北京798这样的模式化艺术群落有根本区别,“那个地方其实是艺术工厂,那里画廊和画商很多,画家在那扎堆只是为了迎合市场,而我们建村就是要独立,寻找精神上的满足,大家一起创造不随波逐流的绘画氛围。”祝二威甚至引用了成都著名油画家周春芽说过的一句话:“群体策略对社会有很大影响。”

业内声音

陈默:他们应该抛弃幻想

祝二威表示,老师们都对他们的想法大力支持,甚至也有商家曾表示要赞助他们,可“80后画家村”的计划为何只原地踏步呢?成都美术评论家陈默认为,这批80后画家虽然理想远大,但落在实处并没有吃苦精神,团队协作力也不强,他们自认为年轻就是本钱。“他们应该抛弃幻想,变得务实,多学习前辈画家的经验,同辈之间的交流只是引起弱势共振,并不能真正强大。他们还应该多隐忍,而不是盲目追求所谓的‘独立’,‘独’的没有根据,‘立’也自然没了可能。”陈默对这些“80后画家”提出了自己的忠告。

周春芽:很想会会这帮年轻人

2003年前后,周春芽等人在成都簇桥租下一片厂房作为画室,由于厂房屋顶是蓝色,之后这个名为蓝顶的艺术家聚集地成了成都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标志。昨日,周春芽在听说了祝二威等人“80后画家村”举步维艰的事情后非常感慨,他说:“他们骑着破自行车四处找废弃厂房的情形让我想起当年我开着破车找到蓝顶的那段时光,我们当时可能更困难,要做成这个事情肯定要付出很大努力,这说明他们做得还不够。”他表示,艺术家聚在一起交流是好事,“我很想在有空的时候会会这帮年轻人,跟他们讲讲我在这方面的经验。”

皖ICP备05002294号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黄山书画院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