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黄山风景区网站
潘天寿、李可染、黄胄艺术大型展览举行开幕式
浏览次数:1255   信息来源: 中国国家博物馆发布时间:2011-03-27

 

《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现场

2011326上午,《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在我馆西大厅隆重举行。

开幕式由我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黄振春主持,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书画室主任张思卿,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全国政协书画室办公室主任程瑾,潘天寿基金会终身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李可染先生夫人邹佩珠,黄胄美术基金会名誉会长、黄胄先生夫人郑闻慧,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原中国国家画院院长龙瑞,中国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钱晓芳,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高天明,著名表演艺术家王昆、白淑湘,李可染先生之子李小可,黄胄先生之女梁缨,著名美术家袁运甫,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都海江、董琦、张威、陈履生、纪委书记金祥、馆长助理王玉雪,以及美术界等其它各界嘉宾千余人出席了开幕式。

潘天寿、李可染、黄胄是二十世纪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有着杰出创造和重要影响的艺术大师,此次我馆举办的三个大型展览从历史的角度对每位大师的艺术生涯及其贡献作出客观评判,以谱系追溯的方式梳理出其艺术语言革新的脉络。三个展览分别展出大师们的经典代表作品,以及画家手稿、照片等文献实物,而丰富的视频影像资料亦穿插其中。展出的代表作品包括潘天寿的《参禅老纳图轴》、《八哥岩石图轴》、《松鹤图轴》、《铁石帆运图》、《灵岩涧一角》等,李可染的《万山红遍》、《春雨江南图》、《桂林阳江》、《鲁迅故乡绍兴城》、《歌德写作小屋》等,黄胄的《群驴》、《日夜想念毛主席》、《庆丰收》、《新疆舞》、《松鹰》等。

开幕式上,吕章申馆长和三位大师的家属潘公凯、邹佩珠、郑闻慧等先后致辞。

吕章申馆长在开幕式上致辞

吕章申馆长的致辞热情洋溢。他强调指出,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工程竣工重新开馆之际,国家博物馆花费巨资举办《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三位大师一起举办展览,在我国博物馆的历史上还是从未有过的盛事,而三大展览的举办正是国家博物馆“历史与艺术并重”定位的具体实践。中国国家博物馆是展现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的重要窗口,不仅展示古代中国的辉煌文明,同时展示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成就。要充分利用国家博物馆这个世界大馆的平台,促进和推动时代艺术精品的收藏与创作,同时为广大公众提供高品位的艺术欣赏和享受高质量的公共文化服务。

在致辞中,他还对三位大师杰出的艺术成就和高尚的艺术精神给予极高评价,对三位大师的家属和相关收藏机构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由衷感谢。他还表示,将借展览的举办,加大中国国家博物馆征集艺术精品的力度,提升藏品展示研究的水平。

潘天寿之子潘公凯在开幕式上发言

三位大师家属的发言精彩而动情。潘天寿之子潘公凯回顾说,二十世纪,中国画在中华民族从屈辱、贫困走向富强的历程中进行了不断探索,三位艺术家的展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个案,让我们看到了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走过的历程。

李可染夫人邹佩珠在开幕式上发言

李可染夫人邹佩珠一开始就介绍,今天(326日)恰逢李可染104岁诞辰,这么多的贵宾朋友能在这里相聚,让她非常感激。在接下来的发言中她饱含深情地回忆了李可染一生不断探索、勇于革新、多次救中国画于危亡的艺术之路,为了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为了实现他“为祖国河山立传”的理想,他坚做“苦学派”和“艺术实践者”,1954年,他孤身一人到黄山采风,1956年他仅带少量经费,两个人用8个月走遍半个中国,回来时没有路费,像个叫花子。这样艰辛的体验没有几个人能完成,但为了祖国的文化,他就毅然这样做了!

黄胄夫人郑闻慧在开幕式上发言

黄胄夫人郑闻慧则在发言中介绍了黄胄是如何从一个在旧社会没有固定职业、到处漂泊的少年,一步一步成长为二十世纪可圈可点的优秀画家、杰出的美术工作者的历程,并对多家收藏机构出借黄胄重要作品参加展览深表感谢。

开幕式结束后,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嘉宾一起参观了展览。展览将于327日对外开放。(摄影:董清)

吕章申馆长在潘天寿、李可染、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学者,女士们、先生们: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改扩建工程竣工重新开馆之际,国家博物馆花费巨资举办《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三位大师一起举办展览,在我国博物馆的历史上还是从未有过的盛事。

“历史与艺术并重”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成立后新的发展定位。

中国国家博物馆是展现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的重要窗口,不仅展示古代中国的辉煌文明,同时展示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成就。艺术作为中国文化发展成就的标志之一,积累和造就了无数个高峰,这是我们为之骄傲的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博物馆有责任在展示、收藏、研究等方面做出努力,利用国家博物馆这个世界大馆的平台,促进和推动时代艺术精品的收藏与创作,同时为广大公众提供高品位的艺术欣赏和享受高质量的公共文化服务。

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完成改扩建工程开馆后,不仅设有《古代中国》陈列和《复兴之路》陈列及青铜器、佛造像等专题陈列。今天又推出了《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这是国家博物馆“历史与艺术并重”定位的具体实践。潘天寿、李可染、黄胄先生都是在20世纪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有着杰出创造和重要影响的艺术大师,他们在各自领域都有着传承和创造性的贡献,其为人为艺的璀璨人生,有着时代的印记,是诠释20世纪中国绘画史重要而鲜活的独特个案。

面对21世纪许多新的文化和艺术问题,许多人越来越感受到艺术先辈们在文化艺术史上的重要贡献与价值,而我们今天的社会尤其需要象今天这样有着极高水平的能够全面展现艺术家成长道路和艺术成就的展览。三位大师联在一起举办此次展览的意义其一是为了告慰三位真正艺术大师的在天之灵和纪念他们的卓越艺术成就,二是对他们的艺术成就和艺术精神进行有力的宣传与推广,三是为当代和未来中国美术创作的发展提供极有价值的借鉴;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这个国家形象的最高历史文化殿堂来呈现并树立当代中国艺术新面貌与符合新时代文化艺术核心价值观的审美标准。借助于此,也将加大中国国家博物馆征集艺术精品的力度和提升藏品展示研究的水平。

这个系列展览得到了潘天寿纪念馆与潘天寿基金会、李可染纪念馆与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炎黄艺术馆与黄胄美术基金会,以及其他收藏机构和单位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得到了潘公凯、邹佩珠、郑闻慧先生的有力支持,在此,一并表示由衷的感谢。

欢迎大家经常来国家博物馆参观和指导工作。

谢谢大家!

潘公凯先生在潘天寿、李可染、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上的致辞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

大家好!

今天非常高兴,20世纪的三位人物、山水、花鸟画的杰出艺术家展览在这里展出,具有特别的意义。20世纪的100年已匆匆过去,但这100年是中华民族从屈辱、贫困走向富强的道路历程,我们的三位艺术家正是在国家这样的大背景下,在中华民族从被压迫、被欺侮到走向独立、自强道路过程中的美术方面的探索者。

中国的绘画,尤其是中国传统绘画,在20世纪经历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就是平时所说的现代转型,它的基本任务一方面要继承传统,另一方面要发展传统,要对传统有所创新,要让传统适应整个时代的飞速变化、适应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在中国画的改革、发展道路上,三位艺术家代表着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不仅代表他们个人,而且代表着几代艺术家的艰辛努力。

时至今日,中国传统绘画到了一个百花齐放、各个方面都受到群众热切关注、获得大面积丰收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到来,是100年中几代艺术家的共同努力完成的,这三位艺术家是众多为20 世纪中国美术做出杰出贡献的成百上千的杰出艺术家的代表。

三位艺术家的展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个案,让我们看到了20世纪中国绘画走过的历程,三个展览的展出非常有意义,也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新馆改扩建工程完成之后,所做的特别重要的事情,感谢国家博物馆为三个展览做出的艰辛努力。

我们知道国家博物馆刚刚盖好,而且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布置好了这三个展览,以非常好的面貌呈现给观众,这其中凝聚了博物馆馆员们的辛苦工作,在这里表示特别的感谢!希望这个展览对中国画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些启示,再次祝贺展览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邹佩珠先生在潘天寿、李可染、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上的致辞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

大家好!

可染的作品来到建设一新的中国国家博物馆,能与海内外更多的公众见面,是他的荣耀,当然也是我们国家的荣耀,中华文化的荣耀。今天(326日)又恰逢可染104岁的生日,这么多的贵宾朋友能在这里相聚,更让我非常激动,首先感谢大家的到来。

中国画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她在世界文化中独树一帜,同时也是一颗蒙尘的明珠。为了让这颗明珠散发耀眼的光彩,可染用尽了他一生的精力。四十年代初,我们的民族正陷于深重的危机之中,一批不甘心亡国亡种的文化人开始了文化救国运动,可染的中国画改革思想也大约在这个时候开始,可染以超前意识提出对待传统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1944年我们结婚后可染曾在重庆举办过一次画展,既为解决家庭生活问题也是他研究工作的一个汇报,他创作了一批写意人物画,当时受到社会各界人士包括郭沫若先生、徐悲鸿先生、老舍先生以及后来齐白石先生的好评。

但当五十年代初,中国水墨画遭遇了生存危机,在被指没有表现力、不能为时代服务而应该取消的情况下,使命感让可染暂时放下手中人物画的研究,选择以山水画为突破口,提出“要精读大自然和传统这两本书”。1954年至1959年期间他先后四次进行了长时间、大范围、极其艰苦的写生工作,1954年举办的“李可染、张仃、罗铭水墨写生画展”,受到肯定和好评,这个展览使人们看到中国水墨画新的表现力,重新认识了中国画。他又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大无畏精神和胆魄开始了中国山水画革新之路。当八十年代又一次出现文化不自信思潮时,可染敏锐、坚定地预见到“东方既白”,看到了中华文化复兴的伟大曙光。可染自称是个苦学派,他是艺术实践者。他的艺术历程如同唐僧取经历经七十二难,晚年曾刻有一方印章“峰高无坦途”,说明他在中国画改革之路的艰辛。

黄山是我国名山,1954年,可染孤身一人到黄山采风,后来罗铭、刘海粟夫妇和丁玲同志陆续上山,他们呆了一个半月,山上只有五个人。现在李小可是黄山画院院长,我问他,现在去黄山的游客怎么样?他说很多,成千上万,我去的时候无数的人上山画画,(条件比当年要优越很多)。而我们这次展览的很多作品是怎么来的?是他1956年出去,仅带1000块钱,两个人,用8个月走了半个中国,回来时像要饭的一样,鞋子就用纸片垫了窟窿,身上衣服也是破的,回来甚至没有路费,像个叫花子,但是为了祖国的文化,他就毅然这样做了!

可染出生在中华民族最灾难深重的历史阶段,他终生不懈努力,想为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尽一份力;是这块土地和时代成就了他,迈出了中国画改革的重要一步,实现了“为祖国河山立传”的理想。晚年他多次书写《山川乡国情》、《我爱家乡徐州》说出了他对祖国和家乡的眷恋与热爱。可染过世后我看到他写的一个小小纸条,用十六个字形容自己是:“渔人之子、李白后人、中华庶民、齐黄之徒”,同时也表达他作为中国人对这块土地、文化的自豪感和责任感,以及对先辈的崇敬之情。

今天展出可染的一些作品中所描写的自然或人文景色已随历史和时代的变迁消失、改变了,这些作品在今天看来更显得格外珍贵。特别是可染的作品与潘天寿先生和黄胄先生的作品一起,作为20世纪中华文化的艺术结晶,向世人展现那一代艺术家与时代同呼吸,与民族共命运的情感历程,让我感到格外欣慰。

在此,我谨代表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对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及为本次展览做了大量工作、给予支持的社会各界人士和工作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

再一次感谢朋友们的到来!

郑闻慧先生在潘天寿、李可染、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开幕式上的致辞

各位来宾: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欢迎大家。

黄胄是一个孤儿,在他15岁前,失去了父亲,同时也失去了在正规学校学习的机会。从此,茶馆、说书场、贫民窟是他学习的大课堂。十八岁那一年,他在启师韩乐然先生那里,看见了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说,毛主席提出的“生活是一切文化艺术创作的源泉”这句话像是在他的头上开辟了一片蓝天。从此,他在绘画创作方面有了明确的方向。

1949年春天,他的恩师赵望云送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让他有机会实践毛主席这一伟大的教导,因此,我们可以做出这样一个结论,黄胄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一位优秀画家之一,这表现在,一是新中国人民政府坚持了以毛泽东文艺思想为主导的文化艺术的方针政策,为创作人员提供了深入工农兵基层工作和生活的广阔途径,使黄胄得到丰富多彩的富有时代特点的创作题材;第二,全国各族人民以几千年所沉淀的文化乳液来哺育了黄胄,使他创作出各族人民所喜爱的画卷;第三,全国人民爱戴他的绘画,这激励他,让他日益提高了他对于人生价值的理解,促使他努力提高以中国画的形式描绘世界上一切真善美事物的表现能力,形象地歌颂了各族人民的美好生活,歌颂他们的幸福感。

今天,黄胄的作品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馆展出,作为画家家属和他的朋友们,我们感到十分荣幸,同时我们也深刻地认识到,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把一个在旧社会没有固定职业,到处漂泊的少年黄胄,拉扯培养成为二十世纪可圈可点的优秀画家,杰出的美术工作者,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实。

为了展出更多更全面的黄胄绘画作品,国家博物馆千方百计地从新疆自治区政府、中国美术馆、钓鱼台、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北京饭店、徐悲鸿纪念馆、炎黄艺术馆、黄胄美术基金会等机构借出他们所珍藏的重要作品,对于上述各单位的大力支持,我深表感谢,同时也感谢以吕章申馆长为首的国家博物馆有关工作人员,是你们日以继夜的辛勤劳动,才让这次展览这样美观大方,为此,我代表黄胄家属和黄胄的亲朋好友一起热烈地祝贺《潘天寿艺术》、《李可染艺术》、《黄胄艺术》大型展览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皖ICP备05002294号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黄山书画院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